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涯文侠

适者生存 随遇而安 缘来惜缘 缘去随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名:天涯文侠。笔名:方茂。铁道兵四师第十七团退伍军人。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、广东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,珠海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珠海市民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斗门区作家协会副会长。著有现代文学作品集《迟开的桃花》、《霜催枫叶红》、游记专集《神州风情》图文集《我的摄影我的诗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没有记这个仇【原创】  

2018-01-09 16:55:00|  分类: 随笔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文革”期间,贫下中农的“政治权力”是不可低估的,想搞垮谁,很多时候都由贫下中农说了算。虽然我也是贫下中农的后代,但“文革”期间我同样未能享受贫下中农合理的“政治待遇”,有那么几件事令我至今仍记忆犹新。

1973年我高中毕业后,由于我的文学基础比较好,调到村府当资料员兼广播员、理论总辅导员和文艺宣传队队长。加上我姐姐被抽调去搞“社教”运动,我哥哥又在村里的建筑队工作,我们三姐弟在生产队都没有责任田。一些贫下中农代表眼红了,说我们看不起农民,连集体的稻草也不分给我们(那时水乡农村是靠水稻禾草作柴火的),逼得我经常要到村头村尾和河沟边割野草晒干做柴,双手被野草划成伤痕累累,隆起一个个脓疱。我咬着牙挺过来了。1975年,国家要推荐一批高中毕业的农村青年上工农兵大学,教育部门召开贫下中农代表座谈会征求意见时,有人说我长相文质彬彬,读完大学不会回农村为贫下中农服务,所以我又因“政治上不合格”被人“卡”住。到1976年我报名参军时,又有贫下中农代表说我有亲戚在澳门,担心我会“里通外国”,后来还是佛山地区公安局在我村蹲点的工作队同志为我说了好话,把那些所谓“根正苗红”的“贫下中农代表”顶了回去,我才有了当兵的机会。

 这些事已经过去多年了,但我似乎没有怨恨过曾经“整”过我的任何一个人,我依然深深地爱着家乡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还为父老乡亲做了不少的好事和实事。现在,我每次回乡下,父老乡亲都把我当作上宾看待, 很多乡下的年轻人虽然没见过我但都能说出我的名字。一些老一辈的村民还教育子孙长大后要像我一样为水乡人争气,不要忘记自己的根。说实在的,我现在真的很有满足感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,这都是那个年代的“政治意识”所致,越穷越革命,知识分子都被看成是“臭老九”,更何况我呢!这不是谁的责任问题,我没有必要跟任何人过不去。相逢一笑泯恩仇,既然没有把我逼上绝路,反而还激励我发奋做人,又何乐而不为呢?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